以前总想把秘密说给你听
如今
你却成了我最大的秘密
就让我在这个角落
自言自语

鹰婕Jane:

 

Dear Jane,


当被要求写一段自己的简介时,

你整个人像掉在一大片黑森林里,

该如何把错综多面的自己一言蔽之?


目之所遇,鼻之所闻,耳之所听,心之所感,

何止是一片风景那么简单?


即使只有一棵大树,

你会看到阳光打在叶子上的光影斑驳,

你会眯上眼睛感受阳光的温和或炽热,

你会听到起风时树叶沙沙如流动的河,

你会嗅到树干古朴而树叶清新的香气,

你会触摸到树干的粗糙和叶子的柔软,

你会慢慢把这样一棵大树种到心里去,

仿佛自己也变成荒原上亭亭而立的树,

上有浩渺蓝天,下有敦实大地,

于风中伸展枝干触角,

兹啦兹啦暗自心安,暗自欢愉。


那么多层的感受,不分先后彼此,

你该如何描摹定义,才能不失真实与诚挚?


你独自呆坐,静静想了很久,终还是摇摇头。

不,那是我完整的感官,完整的梦境,

如果脱口而出的描述却非它本来面目,

那还不如不要说,什么都不要说。

就那样安安静静藏在心里,

保护自己一个美丽梦境。


所以你一直在心里抗拒,

给自己下什么定义。


简介也无非是定义的孪生兄弟,

在很多时候都是作用相同,

一下把人盖棺定论,以偏概全,

沾沾自喜,模糊面目。


曾经上过一门文学欣赏课,

课堂上,老师让同学“用一两句话概括自己”,

“就当是,给自己下一个定义,你是谁?”

被老师点到名的好多同学都顺利回答了问题,

离不开的都是自己的姓名,身份,籍贯,

是谁的谁,是哪里的学生,是什么性格的人。

但区区一个“外向”或者“安静”便足以概括性格?

突然被老师点到,站起来,

却只说了一句,对不起,我答不了。

心里确实空空如也没有最终答案,

因为本来就对这个问题嗤之以鼻。

老师听到意外的回答,问为什么。

呆了几秒后,说,

因为... 我没办法被什么定义。


你是一个多面向多层次多维度的个体,

完整,无法被分割,无法被简化。


再简单扼要的用语也无法还原本相。

再具体的定义,再丰富的简历,

也始终是孤零零的残缺存在。


当你随着社会大流汹涌而来,

却忽然意识到,你无法被定义也无法被概括,

其实才是自我意识的真正觉醒。


无法定义自己是一种超脱。

可拥天,可抱地,

可变幻无形于万物有形之中。


自己的心智尚可控制,

你不会,也不要,粗暴地把自己框死。

但是倘若他人这样对你,

妄加评断,妄下定义,妄贴标签,

无论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对你无端诋毁,

还是把一己之欲强加你身,

要你做一个完美的维纳斯,

本质都是一样的扭曲。


那么请,过目就忘,经耳当风,

给你的心守好一方不容入侵的净土。


婕,2013年10月21日,天津。



评论
热度(687)
  1. 槑槑鹰婕 转载了此图片
    强烈认同
  2. ɑべ一薱゛摄影精选 转载了此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