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前总想把秘密说给你听
如今
你却成了我最大的秘密
就让我在这个角落
自言自语

有主题的诗歌

TravelMan:

    想来,今年该会是一个不安分的春节。


 


    和母亲通电话,二舅癌症越发严重。


    早在一年前二舅就查出来患了癌症,去年夏天专门跑到上海做了手术,手术很成功,当全家以为这件不幸事情的有了还算不错结尾的时候。秋天,复查,医生说,扩散了,就算继续治疗也维持不了多长时间。


每次说到这件事情的时候,母亲总是在电话的那一头梗咽,我在这一头不知道说些什么好。


 


     总是开始有人要离开了,


     可是我还没有准备好。


 


     我总是担心母亲,前几年体检发现在她的心脏上有一个小洞,房间隔缺损,最常见的先天性心脏病之一,在高原上的出生的人患上先天性心脏病的几率比平原大十几倍。限于医疗条件的阻碍,之前一直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无故气短心悸,现在终于也算是有了个由头。


     母亲总是说等退休下来,就去做手术。


 


    对于我来说,这就像是一个巨大的包袱压得我怎么也喘不过来气。


新年第一天,和母亲通电话,她说她的胳膊总是麻木,体检结果下来,是劲椎增生压迫,医生建议她做个核磁共振,看看有没有脑梗塞。


    万幸,没有。


 


     我尽量让我自己不去往最恶劣的方向去想。


    但是,我害怕,恐惧,我不敢想却又在想,


    大舅几年前因为癌症去世,二舅如今却又这样。


 


   大舅去世后,母亲说火化那天,她看到的不带血色苍白寒冷的那张脸,总是出现在梦里。


 


    姥爷火化的那天,三舅突然扑到在姥爷的遗体旁边,哭着喊着说,爹啊,你再起来看儿子一眼啊。我想起,送葬的那天,我紧紧抱着姥姥,平时温和矮小的老太太爆发出巨大的能量,想要挣脱我,扑倒下去。


 


    老人总是说,春节是个坎,熬过去就过去了,熬不过就。


 


    姐姐怀了孕,是个男孩,预产期就是在今年一月份,


    二舅抱上孙子一定会很开心的。


 


 


突然想写首诗,


 


 


      当我长成你们所期盼的年龄,


      你们却都已老去。


 


      你们看着我逐渐高大的背影,


      却早已忘记自己佝偻的身形。


 


      我们总是记得儿时严厉慈祥的你,


      昏黄的下午,


      和一杯装满茶叶的搪瓷杯子。


 


      那日你的父亲去世,


      站在后面被泪蒙住眼的我,


      依稀看见歇斯底里的你。


 


      墓碑旁的白菊抖落一地花瓣,


      你蹲在那里对着石碑窃窃私语,


 


      你边哭边笑,


      对着石碑干下一杯烈酒,


      嘭的一声


      碎落一地的浓郁。


 


      我仿佛看见了我自己,


      许多年后,


      坐在刻着你名字的石碑前面,


      吃着你最爱的巧克力,


      说着那些美妙的回忆。


 


      我知道,


      你们总是先要离去,


      只是,


      能不能在多陪伴我一会。


 


      就像那时深夜你看着摇篮里早已沉沉睡去的我


      却久久不愿意离去,


      摸摸脸盖盖被子,


      露出幸福的笑容。




                                                                                再陪伴我一会。


                                                                                二零一四年一月二日。  



评论
热度(143)
  1. 王小果的世界TravelMan 转载了此文字
  2. 夏目贵志TravelMan 转载了此文字
  3. 南山之南TravelMan 转载了此文字
    只有经历过才懂得
  4. 小螺号DiDi吹TravelMan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