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前总想把秘密说给你听
如今
你却成了我最大的秘密
就让我在这个角落
自言自语

看完你就成为牛逼的摄影师了

转需!

路过而已:

青果文志:



第一单元
  
训练1、全景深练习
被摄体:一般风景、花卉、城市建筑等冲击力较强的景物。
要 求:画面全部实焦。
建 议:首先使用广角镜头:24MM—35MM拍摄, 光 圈:F11—16,光圈优先AE模式。
  
训练2、单体对焦练习
要 求:只把焦点对在主要被摄体上,浅景深。
建 议:中望远镜头:85MM以上,光圈F5.6或更大。光圈优先AE模式。
  
训练3、定格练习
被摄体:体育运动项目、行走着的汽车、火车,流动着的水,瀑布等。
要 求:将激烈运动着的被摄体的瞬间动作或瞬间表...

为什么要等到更好的机会才在一起

净心:

阅读文字:




    一直以来只有爱就是一件特别没有出息的事情。我们把爱情放在吃穿住行以上的非必需品。再在达到了一切生理需求的时候觉得似乎加上了这些,爱变得不是爱了。看别人也多长了好几个心眼。

    活得不是特别开心的原因有一半是我曾经也屈服在这样的社会定律里。
    去对比,去分析,去思考,然后提前斩断不应该留下的美好。或者祝福对方找到更好的适合的人。自己也去找相应条件的人,以为这样就能安稳生活。但是总会在这样的日子里觉得缺失了什么,...

注定要错过

少年维克:

“我只愿意凭着这一点灵感的相通,时刻带给彼此以慰藉。像流星的光辉,照耀我的梦寐。永远存一个安慰,纵然在别离的时候。”

我打算就这样为彼此划上句号。


以前的时候我们说再见,用的是see you。如今我说出goodbye像呼吸一样自然,像舒展眉头一样释怀,这样对待过去,我没有感觉羞愧难当。我整理整理以前的东西,准备着把我这里的你全都还给你。


我也不知道为何我还在对你满怀期待,可能你就是属于我不可替代的寄托。这甚至时刻提醒着我,没有人是一座孤岛,可以自全。但是我不知道,我用什么才能留住你。我还是可以给你我自始至终的忠诚。我的幽默和我

多面

吃亏。

净心:

刘可意:



你以为无比亲近和了解一个人,某一天却忽然发现她在旁人面前所展现出来的样子,完全是让你始料未及的。那一刻,你才发现路遥可以知马力,但日久未必见人心。一个人若是有心在你面前隐藏,纵使你再用心也是无济于事的。且每个人都是多面的,往往人们只是在某个人面前展现出单面的自己。而另外几个面可能依次袒露在不同的人面前。所以我们有时说了解一个人,不如说你所了解只是你所能看到的那些外在形态。如果一个人肯在你面前展现出最多面的真容,要么是很在意你,要么是很不在意你。前者是因为控制不住的真实,后者是因为肆无忌惮的无所谓失去。...



说不定我再次遇见你的意义,就是为了与你告别。如果在我喜欢你的时候,你能喜欢我就好了。。。

MADMXX:

认识他的时候我十二岁。

我在六班,他在四班。

我是大队委戴三道杠每天屁股后头跟一堆小朋友,他那时候长得跟幼儿园大班的小孩差不多,坐第一排,留西瓜太郎头。

我去他们班检查眼保健操,一眼看见那个西瓜太郎的轮刮眼眶都刮到脑袋顶了,好愚昧的样子啊。

初中开学,我俩同校也同班,他改了名字。

初二下半学期,我们开始做同桌,直到初中毕业。

同桌的日子里我们分享同一根油笔,互买油芯,每个月他都买郑渊洁童话大王,看完给我,我看完再还给他,我们分享同一个连载故事里所有的愚蠢情...

我们所说的爱情,究竟是什么。

净心:

疯境:



在我懵懂的年纪,开始渴望一段轰轰烈烈的爱情,充满幻想和刻骨铭心。经历了每个人都会有的一厢情愿之后,幸运地,我遇到了。该是怎样的女子,苍凉而绝世,天然去雕饰,温暖的笑靥瞬间就融化了月光,爽朗的笑声苍茫大地一剑尽挽破。甜蜜与拥有,悲伤与别离,分分合合,我们彼此落了泪,记得说再见。
后来,我就一直单着,渐渐地,也就成了习惯。
有那么几年,我总想起她,想起她说的那句话,就是习惯也可以慢慢戒掉。是的,爱情是一种习惯,单身也是一种习惯,就连生活也只不过是一种习惯,偶尔想改变,却少了可以戒掉的理由,也就懒得再努力。后来,我就不怎么想起她了。
有时候,我会想,为什么...

Alex:

对于自律的人不用管,他们会有自己的标杆捆绑自己。


你说了也是白说,倔强这种技能是自带的,最后把自己气死。



对于不自律的人也不用管,他们做事从来没底线没标准。


随性就好,除了杀人放火违法的事儿他们什么都乐得其所。



所以你知道了吧,不管不听不闻不问不争辩不强求不执念是有科学根据的。


但是最后你会孤独终老。像天下无敌的深山老僧。



这说明想要当个正常人就没有不操心的。


那些历史上的大家,标榜自己多淡定多从容的,


仅仅是文字功底比一般人强而已。



遇...

有主题的诗歌

TravelMan:

    想来,今年该会是一个不安分的春节。



    和母亲通电话,二舅癌症越发严重。


    早在一年前二舅就查出来患了癌症,去年夏天专门跑到上海做了手术,手术很成功,当全家以为这件不幸事情的有了还算不错结尾的时候。秋天,复查,医生说,扩散了,就算继续治疗也维持不了多长时间。


每次说到这件事情的时候,母亲总是在电话的那一头梗咽,我在这一头不知道说些什么好。...



如果生命像棵樹

Alf Li:

“生活如此艰难,你怎么总是开心的跟个神经病样的?”这不由的让我想起了坐井观天的故事。

从前有只青蛙,坐在井里面,他说天就是碗口那么大。你和他说天很大很大,那玩意不仅仅叫做天,也叫苍穹。他说你神经病。

其实每个人的快乐和忧伤都差不多,只是有些人只看到了忧伤的那一面而已。快乐是温暖的,是白天,忧伤是冷涩的,是黑夜。有些人在日落时分起床,在日出时分睡着,自然看到的黑夜居多。倘若他不愿意改变作息,那样就只能活在黑夜中了。

如果生命像棵树,爱是让其生长,幽默便防止其死去。

鹰婕Jane:


Dear Jane,


当被要求写一段自己的简介时,

你整个人像掉在一大片黑森林里,

该如何把错综多面的自己一言蔽之?


目之所遇,鼻之所闻,耳之所听,心之所感,

何止是一片风景那么简单?


即使只有一棵大树,

你会看到阳光打在叶子上的光影斑驳,

你会眯上眼睛感受阳光的温和或炽热,

你会听到起风时树叶沙沙如流动的河,

你会嗅到树干古朴而树叶清新的香气,

你会触摸到树干的粗糙和叶子的柔软,

你会慢慢把这样一棵大树种到心里去,

仿佛自己也变成荒原上亭亭而立的树,

上有浩渺蓝天,下有敦...

Alex:

Daisy苦着脸问我,为什么随着年龄的增加,结婚的欲望却减退,

周围没有合适的人选,家里急破了脑袋,自己也没办法老神在在。

我说你还没碰到对的人吧,这种说法应该是最常见和通用的。关键是,这能让人信服。

年近三十,事业小有所成,家庭幸福,朋友成群,却没有一个值得托付终生的人。

不得不说,对的人可能一辈子都不会出现;在那之前,你必须要把一些错的人变对。

等待并非蹉跎,等待是种被动的懦弱。让命运推着你走,到了悬崖边上,才想着逃跑。

是不是晚了一点。


2013-09-22

MXX's:

多年后,天南海北,近在咫尺,

却已路人。

多年前,谈笑风生,嬉笑怒骂,

却无未来。

人生是小概率事件,既然风水轮流转,转到了我这里,

我也应当对得起这短暂的停留。

就算人生是随机的,就算因果只是狭义的空间定律,

那又怎样。

是的,

那又怎样。

谁也抵不过时光。

饱满的情感应当是沉默的。

喧嚣的一定不是真爱。

好吧,我这么说。

月将圆,人可好?

MXX's:

少年时期看的武侠对她影响很大,

她要的感情理智而又充满幻想。

矛盾的人痛苦之处在于,看的到现实的油腻肮脏,却心中满是理想的高洁与光芒。

有些人,你知道他爱你,可你也知道他不是只爱你。

有些人,你知道他爱你,可你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不再爱。

有些人,你知道他爱你,可你知道你得不到太多归属感。

但凡种种,缺乏笃定的世界,迟早会让一个女人失心疯。

婚姻也好,爱情也好,再倔强纠结,要的还是两个字。

笃定。

周四。


人艰不拆。

我该庆幸自己能坐在喜欢的人的单车后座上,可惜的是我们只能是朋友。

用我肩口的棉糖湿润你心中的暖伤。:

毛里求斯的最后一夜,难得的没有早睡,直到最后一刻,舞池里醉酒的鬼佬散尽,才开始后知后觉的舍不得这个安宁的国度。

不愿回去面对自己的生活,那一刻似乎在梦中梦到过。有时候想问自己相不相信命运,与其说相信命运,不如说自己是相信岁月深处、相信内心某个抽屉,总会莫名听到有一把深邃的声音在召唤着自己,去走一条蹊径。

机缘巧合因为工作的原因来到一个专属于有情人度假的岛屿,十一个小时的飞行,而这里却很少让我觉得自己身在非洲。没有大象,也没有长颈鹿。


有时我会不敢相信自己是活在当下的,这个现世的境况,偏离我曾...

BORN TO DIE:

致亲爱的杨先生——那个每个人一生中都会遇到的你爱他但他不爱你的人  纪念我在berkeley的生活 Part B


杨先生代表着一类人,那个每个人人生中都会遇到的人——你爱他,但他不爱你。

在每一个人的心中,杨先生都是完美先生的化身——于我来说,他气质好,见识广,独立自强有上进心,热爱艺术,有爱心,玩得开,烧得一手好菜,可以说是完全符合我心中男神的标准。可是都说了是男神,由崇拜而衍生出来的爱慕之情自然是注定不会有太好的结局的——你以为林志颖和他妻子的传奇经历是所有人都可以复制的?

我每天总会不经意得回想起从前,回想起我们第一次相遇。那是美国时间的7月8日下午...

碎碎念。

没能跟你说,我真的很喜欢这个有你的夏天。但是只能这样结束了。

倒。影:

"暑假结束了呢。"
"嗯。再见。"
"你喜欢这个夏天嘛?"
"你喜欢我嘛?"

每一颗温柔的心都不该被辜负。

倒。影:


08/23 我想画下未来,让他们相爱。


在阳光晒在皮肤上隐隐作痛的午后 我孤身一人行走在没有人的街头。

好像蜻蜓穿越过溪水 在岁月里沁染上的箴言。


此时此刻在怎样的时分 你的白衣飘飘我的琴声悠扬。或许关于仅此而已 也许关于不止而已。泪水全无的不仅仅属于是非的呜咽 还从属于思念。

分明记得你与我说过的那些 就好像我最爱的那句话一样。我们分担寒潮风雷霹雳 我们共享雾霭流岚虹霓。

昨日的梦里 我推开了一扇门。门里出现了什么 现在回想已经不记得细节。唯一吸引自己的却是门口的那一盆盆牡丹花。

满天星星拥有的光亮 ...

【我卑微地活着不为你,只为自己】

蔓尘Machin:

有些话到最后还是说不出口。

好像从没出现过,我试图聆听窗外唯一能把我从梦里拉走的声音——像鸟般愉悦的声音,我以为自己会像那期盼中的声音一样,从未出现过。像从未在你的世界里出现过一样,我领着属于自己的号码牌,悄悄地逃离。

终究是,我曾经认为的,不过是你往昔一个错误的表意。

而如今我想想,愚笨的自己落下多少笑话。


有些事其实一开始便不应该说。

我亦庆幸,自己能有此忍耐。

我知道,一旦开始,便预示着结束。

两个世界的人,终究属于两个世界。

倾尽所有力气,我最终还是把它——那份真真切切的感情遗留在时间的隧道里。现实中没有多啦a梦,没有人会在你万分无助的时候轻而易举地从口袋里拿出一件法宝,对你说,嘿,...

我相信你值得更好的生活

西村:

聪明的你,什么都明白,这一次我走了就再也不会回来了。

紫桐花一开的时候我就容易发呆,去年四月的一个雨夜我跑去南城和一群朋友唱歌,半夜跑去一家小吃店吃小吃,那天夜里一个姑娘临行移民去澳洲,几个土生土长的北京爷们和姑娘们一起念旧,我喝了几大杯酸梅汤然后跑到檐前听雨,雨声吧嗒吧嗒的,像是小时候用玻璃珠串成的门帘在夏日午后经过一阵凉风脆生生的撞到一起的声音。
劲松的紫桐花开的整整齐齐,半城氤氲在紫霞之中,我眷恋着所有和紫色有关的植物花草故事和人,大话西游里叫紫霞的姑娘,那么霸道的示好,她怎么这么相信眼前的男人就是梦里的英雄。

(一)

如果不能给我成长无法带我奔跑,那么离开我,让我自己走。

三年前我来这的时...

Bozi的米勒日记。:

周围最亲爱的人都一个接一个
全部都在了热恋中
可惜都没有谁与我有关

美好的遇见  美好的相知
本以为是我们大家的梦
可以一直做下去,
原来只不过是我自己的梦
迟迟未醒,

我有想法  也没想法
最后便在了这个犹豫的间隔
所有人忽然都随了别人而去

新历四月愚人过了
戏虐式的玩笑一直开到旧历夏至
暗自说好的不散筵席
终究抵不过时间来了之后杯盘狼藉
像是那无数次聚会
无论是红白黄洋啤酒
酒毒穿肠过
最后倒的倒 走的走
不知道为什么
到最后一定是留下了我孤身一人
没有倒  也还没走

干嘛说那么多漂亮的话
远去的时候不也是一骑绝尘
我喊出的话都没来得及到你的马屁...

Bozi的米勒日记。:

1

好几十个冗长繁复的梦境,像是清晰的述情电影在梦醒之前的时候不遗余力的播放。一连好几个月,都在反复着同样断断续续的剧情。关于死亡,关于所谓梦想。若有人说的灵魂为真,那些时间里,我一定是进了别人的躯壳,肆意妄为地享用仅剩的青春年少。

偌大的世界,很多人却被一个地方所困。也不能说是困。上班下班,回家煮饭,游走在同一个城市,街角的面馆,楼下熟悉的小贩,转弯新开的超级市场,几度变换的公交地铁线路,还有那些只有老人知道的生僻旧街道名字,几年如一日的微凉月光,看不见的星。那些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所有身边,多少人就这样安然谧静度过了一生的时光。

梦里常常有个声音在问,此生走过最远的地方是哪里

鹰婕Jane:


「成为」


要独自去走多少漫漫的长路,

要独自去看多少孤独的风景,

要独自去品多少苦涩的眼泪,

才能成长为自己想要的样子,

成为一个真实又宽广的男人,

成为一个强大又柔软的女人。


「不公」


滚滚红尘,恋恋尘世,

多少人途经你的生命,

多少人为你停留,

多少人头也不回。

有的人近在咫尺却无心靠近,

有的人远在天边却一心相依。

有些人轻而易举被你疏离,

有些人漫不经心却让你牢记。


这个世上有些不公能量守恒。

你对此不公,必有彼处要你偿还。

也没什么好扼腕叹息,

若你在此不被珍惜,

必有某处你被温柔相待。


如果你,

本就是一个值得珍惜的人。


「谬误」


其实这是一个谬误重重的世界。

我们都不可能完全了解另外一个人。

你以为的,也只是你以为的...

用文字书写心情:

天生微凉的手心,少了你的温度,如何是好?

L先生说

L先生:

什么是失败者?失败者是从一开始就害怕失败的人。

 他用过这个头像呢

如果有一天我遇见了你

把文言欢:

西村:

如果有一天我遇到了你,从茫茫人海中人海中认出了你,你不需要太好看也不需要太富有,你不需要给我一套房子一辆车来证明你爱我,我也不要这些来作为什么筹码,但是你要愿意和我分享你的过去现在,你要愿意相信我愿意让我和你一起承担生活,愿意去分担我的苦难分享我的快乐。

如果有一天我遇见了你,在茫茫人海中认出了你,你不需要有多么伟大多么体面的地位,不需要多么聪明多么讨人喜欢,但是你要有生活的目标知道将来的路,要活的清晰明了,不可以比我迷茫比我不自知,你要相信并且要和我一起相信,属于我们的生活会慢慢到来。

你要不带包袱的和我相处,不管你爱不爱我或者你爱我到哪一天都要告诉我,你我都觉得幸福那就在一起,...

在我心里一片一片将你撕碎。

用我肩口的棉糖湿润你心中的暖伤。:

凌晨写了一篇十分愤慨的日志,天亮的时候又删了,看了一夜电影。我知道此刻我再写这一篇,想必是没人懂的,而写出来,只是想对自己诚实。去年十月底的时候,我即将出发去四川支教。那个时候我写:“岁月多忧,何苦相熬。”考试的压力,加上连夜连夜失眠,一个月内暴瘦十斤。内心有个洞,感觉它几年内都在吞噬自己的能量。

前几天独自去电影院看了《西游降魔篇》,步行回家的路上春风寒冻,这部电影当然不可能及其《大话西游》系列给人的感动。无论怎么重放《一生所爱》的旋律,也抵不过至尊宝到底是爱紫霞仙子还是晶晶的决择题来得委婉动人。去年在中传上课的时候,不记得老师讲到什么,放了《一生所爱》的mv...

为我的沧桑不知写什么

缱绻的阅读时光:

路远不相送:

什么是老了?

白发三千丈,步履蹒跚,患了痴呆,打瞌睡流口水,抑或健忘到唯一能记得的,只剩手里紧紧攥着那一把进入倒数的苍苍的年龄?这些事情,我暂时还没经历过,至少生理上,岁月堪称公平。并未赐予更快的时钟频率让我本就处于亚健康状态的躯体以4.5GHz超频运行,好提前进入“是升级硬件呢?还是修修勉强再用一阵等报废”的阶段。当然,不管选择哪一项,都表示你是过时货。此时此刻,23:57,我觉得我如同今天这个日期一样,即将进入历史:仅供回忆。

我曾在敬老院里陪一位上了年纪的建筑师谈天,每隔十分钟,他就要问我“你知道我今年多少岁?”小时候盼着长大,画自画像,从来不像,我总是一不小心,...

新年祝愿

Chef Pascal:

Pascal祝朋友们在2013年:

- 吃嘛嘛香身体健康

- 工作顺利少加点班

- 清晨鸟语

- 孩子笑颜

- 阖家幸福

- 慢慢地生活...是为了更好地品位生活!


Je vous souhaite à tous et toutes une bonne année  2013 mais encore :

  - manger de bonnes choses pour garder une bonne santé 

  - du travail mais pas trop...

【生命总有如花开阳光灿烂之时】

你愿有朝一日看见她,在欢乐中复活。

缱绻的阅读时光:

蔓尘Machin:

       余华说,人是为了活着本身而活着,而不是为了活着之外的任何事物而活着

       然而活着是个现在进行时。

       这是个无法辨认的痕迹。来时的路已模糊,将走的路也无法想象,所以不苦于过去,不忧于未来。就活着,活得高兴。...


缱绻的阅读时光:

一只博客的背后:

【重建一座教堂】


2012年12月6日,纠结于期末的若干事。


在层层地剥离的过去里,最让人难以向往的是对于信仰的追逐。

早上起来的时候,感受到的些许阳光是这几天唯一欣慰的东西。我慵懒的翻身过去看了看手机,又一个温暖的中午,有点的电影老胶卷里的味道。放在枕边的羊绒外套已经因为我的头颅,出现了一个深陷的凹槽。

和所有的懒虫一样,我在没有时间标记的世界里,一定是快乐无比的。这也是我一早醒来最大的困惑,我很不解的是电影《少年派的奇幻漂流》里,帕特尔为什么要在救生艇上刻下每一天。如果说,记录是为了不要忘记,那么为什么之后他还是要说一个真假参半的故事来博得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