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前总想把秘密说给你听
如今
你却成了我最大的秘密
就让我在这个角落
自言自语

路过而已:

柠檬酸我:

长腿叔叔:

文 / 长腿叔叔 写于2012年情人节

巴黎恋人。

哥哥张国荣曾对梅艳芳说过,等我们到40岁,你未嫁,我未娶,我们就在一起。

可是后来,他在03年4月1日坠楼殒身,她在同年12月30日肺功能衰竭而离开。那一年,她刚好40岁。

三毛和荷西之间隔了六年,一场大雪,千万座城和一片沙漠。

六年后,三毛重回马德里。荷西在背后紧紧抱着她,三毛问他:“现在,如果我跟你说我要嫁给你,是不是太晚了?”

荷西满眼泪水望着她:“一点也不晚。”

在爱情的世界,有...

好美

淡路_Chihato:

乌尤尼盐湖...

...

...

...这么高端的地方我这种上班族怎么可能轻松去到!!!!

别做梦了!!这是刁曼的日落而已!!

陳老超 • LoFoTo:

时隔一年,你仍如故,沙洲依旧冷,万般待逢春

长腿叔叔:

若我看倦了风景。走累了路。你是否愿意变成酒色石头。让我把余生靠一靠。”--简媜 

鹰婕Jane:


Dear Jane,


当被要求写一段自己的简介时,

你整个人像掉在一大片黑森林里,

该如何把错综多面的自己一言蔽之?


目之所遇,鼻之所闻,耳之所听,心之所感,

何止是一片风景那么简单?


即使只有一棵大树,

你会看到阳光打在叶子上的光影斑驳,

你会眯上眼睛感受阳光的温和或炽热,

你会听到起风时树叶沙沙如流动的河,

你会嗅到树干古朴而树叶清新的香气,

你会触摸到树干的粗糙和叶子的柔软,

你会慢慢把这样一棵大树种到心里去,

仿佛自己也变成荒原上亭亭而立的树,

上有浩渺蓝天,下有敦...

我於這 . 靜安好『時光機_ZT』:

  你突然問  時光有沒有模樣 

  問完你轉過身  面著大海  開始發呆

  我走到一旁  望著你的樣子

  海浪聲跟風混合在一起  可此刻的世界確很安靜

  過了許久  我才回答

“時光  大概是有模樣的吧  像滄海桑田  像漸漸老去的容顏  那些都是屬於人...

黄小衡:

阿树,

印象中,我似乎从来没有喊过你的名字,不管是打电话时或是见面时。

电话次数大概在五次左右,见面次数在十次之内。

你第一次打电话给我时,我犹豫了一下,还是按了接听,听你说了些你在外面之类的话,胡乱搪塞了几句,匆匆挂线。

我是个不喜欢听电话的人,因为我多数是沉默的一方。


我们保持着信息的联系,打字的感觉让人乐此不疲。玩笑话,真心话,探讨各种观点,些许小争执。

我们给对方贴上的标签是:好朋友。

有一天你告诉我,你有女朋友了,我说恭喜啊,你说谢谢。

接着的那一个月,我们都没有联系,大概是我自己认为理所当然不该打扰。

又有一天,你轻描淡写地说分手了,我也没有说什么。


那时的我们,单纯只...

Vind:

【至《父与女》的敬意】

当年拍下这张照片的时候,我就觉得似乎在哪里见过这个场景,但是又很模糊的记不得。一排枯萎的树木,毫无色彩构图用光,我尝试过很多次创作都失败了。之所以没有找到如何处理这张照片的方法,是因为我总没有抓住那似曾相识,但是一闪而过的感觉。心中的这一丝感觉,使我终究不肯当做废片扔掉。

时过境迁,当有一日再看这照片时,我忽然想起来了,那种场景现实中没有遇到过,但是我却在《父与女》中见过。动画中的场景就如现实中的一般,存在于我脑海的深处,浮现,下沉,抓不住。

记得第一次看《父与女》的时候是在大学上美术课,当时由于100多号人在上课,我强忍着眼泪没有流下来。后来我私下再找来这片子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