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前总想把秘密说给你听
如今
你却成了我最大的秘密
就让我在这个角落
自言自语

“记住了,你是大人了。”

你会在哪里与我对望?

捞月亮的人:

若非街上随处可见的横幅我想自己大抵是忘了今日母亲节。

人都这样,亏欠的太多就连予以偿还都不再尝试。

午餐时隔壁桌坐了一对母女,母亲大概年近花甲,出奇地,餐厅里格外安静,依稀可闻这对母女间热络交谈着什么,如往事,笑靥如花。许是气氛所致,居然涌起欲落泪的冲动——我已然多年未与母亲说说体己话了。人称一生中最骄傲不羁、流光溢彩的年华为青葱岁月,而我绝大部分的欢愉或悲伤都不曾选择与母亲分享,在她流金岁月里的无奈与哀愁我统统没有给予只言片语的理解和安慰。

我这一辈子,她这一辈从来都是密切交集的,很抱歉她心疼了我一辈,我却折腾了她一辈子。心事掩埋进遥不可及的土壤里,碍口于有所表达。

如此,我们的人生层层错开。

而今天我终于想到你或者会怀念往昔,或者一个人望着旧照片追忆,或者有一天你会连同我谈笑风生都觉吃力。

成长太辛苦了,从粘人到叛逆再到平和,真的是一个太辛苦的过程。甚至不清楚今后岁月我与你是否会渐行渐远。

因你终是无法伴我走完此生,而我却可以。

写至此,母亲温柔地低着头将去皮切好的西瓜插上牙签搁于我桌旁。我说,妈妈,母亲节快乐。她一脸骄傲地答非所问,今天妈妈买的西瓜特别甜,你尝尝?

我忽然明白所有的担心皆属枉费。她其实心知肚明她有个也很爱她的女儿。欠你那么多温暖,此生终究无以为报。

                                                                                08/05/2011日记 于上海家中

 

其实离家以后,我鲜少与人提及母亲,因为每每想起她心里故作坚强的堡垒土崩瓦解,渗进密密麻麻的水。

我刻意回避关于母亲的话题,一如我刻意回避叫人心生怯懦的事物。

这是去年五月的日记,去年胃炎发作之后应母亲之言回家休息养胃,一整个五月放慢脚步。我惊奇地发现,那时候好多天的日记连续不断全篇幅说母亲。

我好像老了,总是忍不住回顾往昔。

母亲似乎更老了,打电话絮絮叨叨说一些旧事,skype老问我新买的衣服好不好看,我说好看,她于是乐得像个孩子。她如此笑容我不由觉熟悉,早些年约莫何处有见。

这几天,收拾屋子,带来的相册本落在不起眼处。目光停在三四岁于一颗石榴树旁那张旧照上,石榴开得正好,满树火红映衬儿时的我笑容可掬。彼时,母亲正年轻,爱在话末同我说,“记住了,你是大人了。”这句话,一说就是二十多年。

惊觉如今母亲孩子般笑颜与我当初年幼如出一撤,我的眼泪就下来了。

评论
热度(13)
  1. 光影流年 ヾ止于至善捞月亮的人 转载了此文字
    你会在哪里与我对望?